所有持枪者须知的关于自卫的法律-第二章:什么时候致命武力是正当的

所有持枪者须知的关于自卫的法律-第二章:什么时候致命武力是正当的

很多人对美国人持枪自卫的法律了解很少,造成很多误解,实际上允许开枪的情况有法律上的严格要求。州和州法律不一样,本系列只针对于华盛顿州。本书原作者是来自Armed Citizen’s Educational Foundation(武装公民教育基金会)的Marty Hayes, J.D. 原文可以在这里下载

声明:他们提供律师网络来帮助会员摆脱法律后果。博主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和联系,他们在用词上可能会因为立场有所变化,请自行斟酌,本人不对他们的服务和言论负任何责任。


国际上认可的自卫专家Massad Ayoob 指出,“只有为阻止即将发生或无法避免的死亡危险和致命伤害时,致命武力才是正当的。”

如果你能记住并遵循这句话,你应该不会因为使用致命武力而被认定有罪。每个州的法律有细微差别,但所有州都允许武装的公民在自己/爱人/其他人面临危险时,对其他人类使用致命武力。虽然没有这么简单,几种形式的致命武力还是会把你送上法庭。一方面要注意什么情况值得你使用致命武力,另一方面是确保执法人员、法官和陪审团明白为保护无辜的人你的行动是有必要的。

有理性的人的原则

判定使用致命武力的自卫是否正当的标准,叫做有理性的人的原则。原话是“如果一个有理性的人在相同情况下,知道当时你知道的事,会用致命武力来自卫吗?”。如果你知道怎么说服陪审团在当时他们也会做出同样的事,你就自由了。另一方面,如果陪审团中一人说“不,这个情况下我不会扣下扳机”,判决可能就不会对你有利了。
那么,我们怎么来说服陪审团我们的行为符合有理性的人的原则呢?

能力,机会,危险三要素

几十年来,警察被教授只有在能力,机会, 和危险共存时,才能使用致命武力。三十年来,这三要素教授给平民。然而,这三要素并不在法律条文中出现。相反,你会在法律条文中看到与以下相近的内容。(注:博主不是学法学的,虽然看懂没问题但翻译的话可能会用词不当就放原文了)

RCW 9A.16.050 Homicide—By other person—When justifiable. Homicide is also justifiable when committed either: (1) In the lawful defense of the slayer, or his – 5 – or her husband, wife, parent, child, brother, or sister, or of any other person in his presence or company, when there is reasonable ground to apprehend a design on the part of the person slain to commit a felony or to do some great personal injury to the slayer or to any such person, and there is imminent danger of such design being accomplished; or (2) In the actual resistance of an attempt to commit a felony upon the slayer, in his presence, or upon or in a dwelling, or other place of abode, in which he is.

你所在州的法律可能用了相近的晦涩语言,需要读很多次才能真的理解法律要求到底是什么。依然,仔细阅读的话会发现这大部分州法律用的晦涩的语言与能力、机会、危险三个容易理解的要素是对应的(原文parallel)并可用于说明我们认为有生命危险的原因。

比如,在解释使用致命武力来自卫的决定时,你可以说“他手里有枪,我知道他有这个能力杀掉我,并且根据我受过的训练这个人如果想的话,在这个距离内有机会向我开枪。因为他说他要杀掉我,我相信他要把我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一个有理性的人听到这个陈述,会推断你的行为是否符合有理性人的原则吗?很可能会的。

现在,我们来更好的理解正当防卫时的能力,机会,和危险三要素。

能力

能力指的是攻击者持有能造成死亡或严重伤害的武器。物品可以是临时武器,比如酒瓶,棒球棍,台球杆,甚至折叠椅。一般来说,针对自卫者的指控不关注攻击者是否有能造成死亡或严重伤害的能力,但有几个明确的例外。

第一个例外是你射击的人没有能造成死亡或严重伤害的武器 ,但你认为他有。举例,几年前,我在华盛顿州的家,我一个做警察的朋友,射杀了一个拿着几把勺子的攻击者,是的,勺子。检察官没有控告我的朋友,因为在那个情境下他合理的认为攻击者拿的是刀。关键的问题在合理的意识到攻击者持有武器。

一个相关的例外,进攻方尝试去拿自卫方认为是武器的东西时,自卫者向攻击者开枪。大多数情况下,如果这个认知被判定是合理的,就属于正当防卫。

第二个例外,也是不断把人送上法庭的,是面对没有武器的攻击者,甚至多名无武器攻击者时使用致命武力。这种事发生的频率惊人的高,自卫方经常要浮出很大的法律代价。问题在于“武力不对等”且非常关键。

当一个正当防卫案件上了法庭,很多时候民事或刑事起诉取决于武力是否对等。毕竟,如果检察官知道攻击者持有致命武器并发起攻击,他大概不会控告自卫的枪手。但是,如果自卫方被踩死、掐死、或者正在遭受致命攻击或对方即将发起致命攻击呢?若是自卫方向攻击者开枪,但攻击者们说他们只是想打他一顿并不是要他命呢?

法律上来说,是可以合法使用武力的来自卫的,但法庭声称他/她使用了过量的武力。在这种时候,被控方要向陪审团或在法官审理中的法官证明有合理的相信攻击方拥有造成死亡或严重伤害的能力。更加详细的当地法律要求,请查阅刑法和判例法,或者咨询当地了解自卫相关法律的律师。

机会

为了展示攻击方有干掉你或者造成严重物理伤害的能力,你还要展示他们有进行致命攻击的机会。一般需要对方距离你足够近。

举例,对方徒手攻击,需要距离你非常非常近来控制并对你拳打脚踢,一般在臂长的距离内。但是,如果是刀或其他临时近战武器比如酒瓶和棒球棍呢?

在1970年代Dennis Tueller,一个盐湖城的警官做了一个研究来对比警察拔枪射击的需要时间和普通人从距离7码(0.9米)的位置冲向他们并造成致命伤害的时间。拔枪射击并跑21英尺(6.4米)需要的平均时间是1.5秒。执法人员训练中,这意味着执法人员面对一个拿着近战武器的人时需要更早的拔枪。知道一个人可以在1-3秒内移动15-30(4.57-9.14米)英尺要成为你思维的一部分。在你判定对方拥有伤害你的机会前,你要根据当时情景并根据距离判断对方是否有这个机会。

危险

当能力和机会共存时,你还需要说服法官或陪审团你有合理的理由相信你有生命危险。危险元素有时被定义为“意图”。对方有意图发起攻击吗?你有生命危险吗?

通常,问题出现在非法展示武器或“炫耀”上。 为了成功为炫耀武器辩护,你需要提供关于对方的攻击行为的有效细节并展示对方的表现是怎么让一个有理性的人认为对方正在准备进攻。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ocial Share Buttons and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RSS
Facebook
Twitter